首页 > 对外交流 > 印尼研究中心
高筑“海丝”桥头堡,遂得元龙百尺楼 ——印尼华裔总会黄德新总主席称愿与海南寻求合作
日期:2018-10-31浏览:

       政治上有地位,社会上有影响,经济上有实力,公益上有贡献——这是衡量海外侨领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印尼华裔总会第五届总主席黄德新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四有”集大成者。



(印尼华裔总会总主席黄德新先生)


       黄德新先生1942年出生于印尼雅加达,祖籍广东梅县,客家人。一岁时随父母回老家,6岁又跟随家人重返南洋。所以,与他同辈的那些在印尼土生土长的第二代华裔精英相比,黄德新童年的记忆中,多了一页在中国家乡生活的经历,这使他终生中华传统文化,怀有割舍不断的情感。
       寒天饮冰水,点滴在心头。黄德新从十几岁在生意场打拼,有过“贩夫走卒”的苦寒经历,也有过左右逢源的绝佳机遇;而立之年便成为驰骋商场的实业巨子、成为印尼最大的水泥经销商。他旗下目前拥有几十家公司,除经销水泥外,还涉及水泥制品、塑胶制品生产和旅游等多个行业。直至冠誉印尼华裔总会总主席、印尼梅州会馆创会会长、世界黄氏宗亲总会理事长等,成为海外华人杰出的代表。他是海外华人白手起家、成功创业的典范,是印尼工商界与华人社团举足轻重的人物之一。
       虽然黄德新的所有“头衔”都是民间社团组织,但是这对于很难获得政治地位的海外华人而言,确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团体形式。最早的华人社团,是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在亚洲有关国家开始创立的。华社的出现,应该是当地社会状况与危机意识的产物.一群又一群远离祖国的华人,来到异国他乡,必须在陌生的地方寻求庇护,这就会自然而然的想到组建一个团体,推选一个精明强干的领导者,以促使互相帮助扶持,照顾华裔移民的生存和解决华裔社群的问题。更重要的一点是,可以代表的形式与当地政府打交道。简而言之,华社的功能就在于对外具有保护性,对内具有福利措施和调解纠纷的责任和义务。
       一般来说,要成为一位足以服众的华社领袖,必须办事公允,深明大义,具有较强的组织协调能力,善于和各阶层各方面的人士沟通联络,并能够很好地平衡各派别之间的关系;同时有勇气应对解决复杂的内部矛盾与外部纠纷,维护本社团和广大华人同胞的利益。
       除此之外,还必须具备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自身首先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或企业家,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因为扶贫济困、兴办公益事业历来是各华社经久不变的主要职能,其掌门人在发动他人捐资出力的同时,自己也要慷慨解囊,仗义疏财,如果本人不是资金雄厚,就会心有余而力不足。




(2008年4月25日,黄德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的“第三届华商大会财富领袖论坛大会”发言。)


       黄德新还是一个热衷公益、乐善好施的人。他不仅在印尼助贫济困,捐资助学,而且向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捐款,支持“印尼华裔大学生客家文化之旅夏令营”等活动,在家乡梅州市偏远地区投资兴建校。其慷慨豪爽,实在令人叹服。


(黄德新先生获国务院侨办办法的荣誉证书)


黄德新先生热衷于中国和印尼文化的交流,为促进中印尼关系作出了突出贡献。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和印尼断交多年、尚未恢复正常关系的情况下,黄德新通过种种努力,从中国请了著名的沈阳杂技团到印尼演出,成为第一批破冰使者。他想通过此举,为促进两国恢复邦交打开一扇文化交流的窗口。在那个年代,印尼政府对中国尚存敌意,中国公民很难入境,黄德新为玉成此事,不惜重金,颇费周章,使得印尼官方各相关部门为中国文艺团体的访问演出打开了绿灯。
黄德新可以说是“政治上有地位,社会上有影响,经济上有实力,公益上有贡献”的“四有”华裔精英,但是他为人却谦和友善。作为华裔总会、世界黄氏宗亲总会的总主席,他情牵魂绕的是华人社团及民众的生存与发展,心心念念的中国和印尼的友好往来。
黄德新很早便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商界英豪,深谙市场经营之道,但他似乎并不热衷于谈商界的事情。在他看来,一个人会赚钱,当然要有些头脑,但更主要是靠机遇和运气。人最大的本事不是怎样赚钱,而是怎样用钱,怎样用的更有意义?谈及这个问题,黄德新总是情不自禁地把话题引到社团,引到公益事业,引到以文化教育促民族融合的层面上来,每每说起,滔滔不绝,激情满怀,令人为之动容。




(2017年11月9日,黄德新接任印尼华裔总会第五届总主席)


       印尼是全球海外华人最多的国家,约有华人一千万之多。近年来,印度尼西亚政府执行民族和睦政策,把华人视为印度尼西亚民族大家庭的一员,华人的待遇有了进一步改善。他们从最初的因躲避政治灾难而加入印尼国籍到“落地生根”,积极融入主流社会,为印尼社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作为印尼华裔总会的总主席,黄德新不仅在印尼国内带领华人谋求发展,还心系祖籍国。他一直关注着习近平主席2013年10月访问印尼时首次提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黄德新认为,“一带一路”,特别是“海上丝绸之路”与印尼总统佐科提出的建设“海洋强国计划”,大力发展“海上高速公路”建设,将印尼打造成为“全球海上支点”的战略,具有很强的对接潜力。两项政策为中国、印尼两国的海洋战略目标实现有效对接,促进双边关系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特区30周年大会上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逐步推进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黄德新作为总主席,不仅鼓励支持总会下设的海南分会要积极参与到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中,而且还提出了其个人思考。
       黄德新认为,海南的气候条件与印尼的大部分地区有一定的相似性。作为中国唯一的一个热带省份,应该充分发挥地域和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热带农业,这也是习近平“4.13”讲话中强调的重点发展领域。在海南除了水果,还有咖啡等经济作物种植面积比较大,但是目前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海南的咖啡、水果等在国内的市场份额还有待提升,出口贸易尚待开发。这些对于致力于建设“自贸区(港)”的海南岛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对于旅游业,黄德新更有发言权。他经营的“百宁”旅行社,300万美金收购进来,几年之后,资产便升至5000多万美金,如今更是业务网络遍布世界各地,其营业收入在全印尼名列前茅。根据自己多年从事旅游业的经验,黄德新认为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建成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但是如何吸引更多国际游客,是海南难解而又必解的问题之一。免签国家范围扩大、增加国际航线密度等措施只能解决国际游客“如何来”的问题,还有更重要的问题时“为何来”。
       海南与印尼的巴厘岛是友好省,旅游业都是支柱产业。巴厘岛是印尼一万多个海岛中最耀眼的一个,是世界上著名旅游度假岛,岛上风情旖旎,景色绮丽。巴厘岛与海南岛可谓各有千秋,自然风光看,巴厘岛的海富有层次感,近如蓝远如墨;海南岛的海岸湛蓝如画,沙细滩平,比较开阔;巴厘岛和海南岛的植被景观比较相似,梯田、火山、雨林交错,美景变幻无穷。黄德新认为,对比而言,巴厘岛的旅游服务业较之海南岛成熟些。巴厘岛有很多精致的小街、充满民族和宗教特色的建筑,印度教文化带来的神秘感也很有吸引力。海南岛作为黎族和苗族的聚集地,拥有有浓郁的黎苗文化风情,但是很多街区和酒店建筑风格不是很有特色,也缺乏一定的规划性,价格亲民的酒店数量还有待提升。但是,黄德新对海南岛旅游业的发展前景充满了信心。他认为,中国高科技、信息产业发展进程不断加快,海南作为建设“自贸区(港)”试点,将来也在“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建设中定会提升旅游业的服务水平,加大宣传力度,吸引更多的国际游客,特别是体量如此巨大的国内游客前往海南旅游。
       黄德新作为印尼华裔总会总主席,非常关心政策落实及实施的进程,中国致力于把海南打造成为中国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他希望海南的“开放”进程能进一步加快,并有更加详尽可操作的政策出台,如果条件成熟,愿带领华裔总会及海南分会的企业家到海南投资,共谋发展。黄德新表示,海南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桥头堡,已经具备了“天时”、“地利”的优势,“自贸区(港)”政策的实施,又增“人和”。所以,如今的海南正站在“百尺楼”上,极目世界,蓄势待发。
       此生曾经沧海,阅尽大千世界,虽已古稀,但是黄德新依然健硕谦和,依然是印尼华裔总会的中流砥柱。因为性情犹在,思想便不会随年龄衰老,精神还能迸发出活力与激情;因为性情犹在,心中的梦想就在,理想之火便不会被世俗之风吹灭。
       沉稳、谦和的黄德新先生仍然年富力强,他已功成名就,却仍在期待与之共舞的真心英雄。他于平和之中,还在积蓄着工作的斗志,从容规划着明天的选项。他以昨日的辉煌,走进我们当中,凝聚出更加璀璨的光芒,照亮海外华裔未来广阔的时空。